智能就诊玩不溜 老人盼开“慢行道”

- 编辑:admin -

智能就诊玩不溜 老人盼开“慢行道”

  “老”问题新调查

  今年以来,广州多家大型三甲医院智能化深入推开。4月,全国首家智慧医院正式“上线”,在省二医,问诊、分诊、支付、影像诊断、智能物流等十大领域,全面应用人工智能;上月,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推出互联网“云诊室”,在家刷手机就能复诊;中山眼科中心智能扫码付已经在全院推广,10秒可完成缴费,并且有了全国首个眼科人工智能专科,由AI机器人和专科医生联合会诊。

  不知不觉,智能化技术已在各大医院渗透,招式百变,不再仅仅是微信挂号这么简单了。然而,看病流程日益智能化在给患者带来了便利时,却给占据病人大部分比例的群体——老人家带来了新难题:眼花耳背反应慢,好难学习新事物,如果没有年轻人带路引导,几乎举步维艰。近日,记者走访了市内多家医院,了解老人家看病费力的情况。有市民呼吁,时代步伐飞快向前,也请给老人家留条“慢行道”,等等他们一起走。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梁超仪 周洁莹

  记者直击

  想用自助机 几次都没成

  自助发卡、充值、挂号……昨日,在中山二路一家医院门诊,在看到一位年轻人顺利用自助机挂号后,一位正在窗口排队的老人也走到自助机前面,徘徊了一会,问前面的年轻人:“哥哥仔,请问这里能往卡里充值吗?”这位70来岁的老伯说,自己陪高血压的老伴来复诊,诊疗卡里余额不足得充值,看别人在自助机很快就弄好了,他也想试试。老伯说,现在智能设备确实先进,可惜自己有点跟不上,看不清屏幕,即使看清了也不知怎么操作,“脑子转不过来,反应太慢”,之前也试过几次,确实玩不转。只能排队在窗口办,或者看有没有人可以帮忙操作。后来,在热心年轻人的帮助下,老伯总算充值成功。“不是次次那么好彩的,年轻人都忙,不愿意帮忙也可以理解。”

  记者看到,现场的人工窗口前的排队不短,队伍中有不少老人。一位现场导诊人员表示,为照顾外地患者和老人家,医院在提供线上就医流程的同时仍保留了线下的渠道,挂号、付费、分发检查检验结果等都有传统人工服务,也有导医导诊人员为患者解答智能就诊时遇到的问题。在自助机区域,记者随机采访了3位老者,有一位表示,用得还算熟练;另两位表示,都是找志愿者、导诊或前面的年轻人帮忙操作。

  绑定银行卡 担心不安全

  很多独自去医院看病的老人会面临一些常人难以察觉的挑战:耳朵不灵光,时常听不清叫号;眼睛看不清,各种电子标牌看不清,对科室的布局蒙查查;腿脚不便利,看诊、缴费、拿药、做检查,跑来跑去好吃力。如今,这些原有的老大难问题在电子化设备介入下,对年轻人来说更便利了,但对于一些老人来说,却变得难上加难。

  “我的智能手机除了用来和孩子们语音和视频,其他功能都不太会用。”在天河某大医院,61岁的张伯带了银行卡和社保卡准备现场刷卡。他说,虽然听到导诊人员介绍手机挂号、缴费很方便,但是还是不太能接受,“挂个号就几十元,还要绑定银行卡,感觉不安全。现在新闻不是也经常报道银行卡在手,卡里钱还被刷走的事吗?”

  “手机上的字那么小,人老了,眼睛也花了,根本看不清,而且操作起来太复杂,实在搞不定。”不少老人家表示,本来智能手机就用不惯,身体不适来求医也很烦躁,“哪有心情研究这些”。

  智能化流程 老人难适应

  不同医院智能化程度不一,使用的智能系统不一样,也加大了老年人适应的难度。例如,白云区一家三甲医院可以使用手机支付,天河区一家三甲医院启动自助机插银行卡缴费;即使是传统的人工缴费方式也不一样,有的医院仍是窗口缴费,有的医院为削减人工成本取消了窗口,直接在不同楼层中设置移动收费车人工缴费。

  在中山二路某医院门诊大楼,记者看到的挂号指引显示,挂号的渠道从现场人工挂号、自助机挂号到各种网络平台、电话号码的预约挂号,林林总总超过了15种。现场看消化科的林阿姨说,自己偶尔会打114挂号,专家号是抢不到的,多数还是到医院排队挂号或找熟悉的医生加号。至于手机预约挂号,她表示自己眼花看不懂。

  老人无奈

  结伴看病 接受新事物

  11日傍晚6时多,在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门诊楼出口处,73岁的刘伯拿着一袋药轻轻松松地准备回家,看到刘伯这么悠闲淡定,记者询问他看病的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