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故2016联想投票始末 最残酷的商业故事

- 编辑:admin -

温故2016联想投票始末 最残酷的商业故事

  深读 | 温故2016联想投票始末

  梁辰

  2016年里斯本5G标准投票门背后,联想集团副总裁黄莹表示,不存在“弃权”,作为一家终端公司,从成本、技术等商业考量作出。高通与华为两大厂商因利益的交锋,以及单一厂商因表态而引发争议,将更加频繁。“这不是一个短跑,更像一个马拉松”,黄莹说。

▲5月11日,联想转发华为微博

▲5月11日,联想转发华为微博

  2016年10月,葡萄牙里斯本,这里正在进行一场关于3GPP表决会。而终端设备制造商联想集团参与其中。

  当时,联想以终端厂商的身份,参与了一场通信业变革的大讨论。这场讨论的结果将决定今后数年的移动通信技术标准采用哪种方案,而谁的方案胜出,谁将在产业发展中获得先机,并且得到高额的收益。联想虽有技术储备,但在这场讨论中只是配角。

  “这是最为漫长的一次会议”,5月19日,联想集团副总裁、联想研究院企业服务云计算研究室负责人黄莹博士对独角鲸回忆道,这是三场讨论中火药味最浓的一场,争论从早上持续到次日凌晨3点。

  也正是这次表决,让联想成为近期陷入 “弃权”、“卖国”等5G标准投票门的漩涡之中。

  5月18日,联想选择向部分媒体做出回应。联想研究院企业服务云计算研究室负责人黄莹复盘当年投票经历时说,“不管是中国公司,还是外国公司所有人都同意”,“最后大家达成的都是共识”。黄莹是联想5G研究的负责人,曾经在爱立信工作。

  这句话背后的意思是,联想不是“背锅侠”。

  “我这样说吧,其实中国的企业在5G时代更有话语权这件事情是不需要用我们是不是有Polar码验证话语权。你就看参会的代表和我们参会的积极程度和4G时代完全不一样了,和3G时代更是没法儿比”。黄莹说。

  今天,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全面复盘联想当时的投票过程,以及权威解读这场会议和3GPP这个组织有何意义。

  前传:华为下注Polar

  联想受到指责的主要原因是,在国际会议上“投票”并未投给中国通信设备商华为,所以这个故事实际上是从华为开始的。

  在通信业那些老牌公司看来,华为就是手机界的小米。华为以低价格到处死磕市场,发扬中国人口红利,在美国之外的市场攻城略地。几次低价竞标之下,那些老炮儿却只能在保证盈利和寻求发展的薄刃上游走、徘徊、挣扎。

  尤其是通信设备制造市场,逐步缩小到只有阿尔卡特朗讯、诺基亚西门子、爱立信、华为和中兴。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来,前两家是合并而来,后来这两家又合并了。华为和爱立信成为双寡头,但华为更具狼性,所以4G时代在各项技术上都获得了大量收益。

  所谓“nG”,是指第n代移动通信技术。2G支持电话网络、3G支持移动上网,4G将上网速度提升。但在这个演变过程中,爱立信、高通等欧美公司积累了大量的专利,甚至是核心专利,这些专利成为向产业收取授权费的重要依据。

  专利是一个不断积累的过程。因此,4G进入商用不久,整个通信业就开始疯狂进入5G标准的讨论。2013年,华为宣布投入6亿美元在5G研究标准阶段,而产品开发阶段将在2019年左右结束,投资另计。

  根据3GPP的路线图,5G标准第一阶段讨论完结的时间点是2018年,第二阶段是2019年,2020年将实现商用。3GPP是1998年为了通信业共同商定3G标准而成立的标准化组织。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告诉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这类似圆桌会议,各方协商讨论出都认可的标准去执行。

  3GPP没有国家概念,其成员是一个个公司,并不像国际电信联盟是以国家为单位。多数技术决策并不经过投票,即使投票也并非民主。一位华为技术专家曾经这样描述,“3GPP是一个角斗场,各大公司为了利益合纵连横,但是真正核心的技术是超越政治的。”

  与早期通信标准纷杂不同,业界达成共识,希望在5G能有一个全球完整统一的通信标准。华为显然不想放弃对5G标准制定话语权的抢夺。为了竞争,华为力主推动三大“神器”,分别是空口无线技术fOFDM和SCMA,以及这次引发极大争议的Polar(极化码)。

  然而,fOFDM和SCMA相继出局,Polar最终成为华为在谈判桌上仅存的筹码,其显然不想放弃话语权的抢夺。该公司5G首席科学家童文回忆称,2016年是产品开发阶段的起点。而这一年恰恰是业界标准大讨论最热闹的一年。

  无论如何,华为主推Polar,这是中国公司第一次按照公认的规则在公开赛场的比赛。

  投票:标准初讨论

  2016年4月的韩国釜山、6月的中国南京,8月的瑞典哥德堡,3GPP的成员们辗转各地开会商讨,联想虽然出席了,但并没有为人所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