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理财资产业务存疑 待收规模腰斩

- 编辑:admin -

口袋理财资产业务存疑 待收规模腰斩

  近日,《投资者网》在作为上海网贷平台排名第八的“口袋理财”平台上观察到,无论投资期为多长时间,其底层标的大部分为14天或30天的短期标的,公司相关人士回应称,“平台多为90天或180天期的标的,对这一情况不大清楚,需进行核查。” 截至3月1日,平台已将标的披露信息变更,债权信息目前均已为180天标的。 据知情人士称,农历新年过后,上海互金行业部分企业对今年能够备案成功的预期有所下降。今年一月份,监管层发布《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下称“175号文”)被业内解读为,2019年平台清退将是大主题,对于平台的监管力度也将会大大加强。 接近口袋理财的知情人士向《投资者网》称,“自去年8月份起,监管就要求各平台严格实行108条要求的内容,不得增长业务规模,口袋理财的待收规模从去年年初的近20亿元降至今年的10亿元左右,几乎腰斩。今年在转型小贷公司和导流机构较为困难的情况下,公司高层也有想过主动清退的出路。”

  资产存疑?

  口袋理财是上海鱼耀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旗下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平台,于2014年12月上线。成立四年以来,用户数已超过900万,累计成交额突破335亿。母公司是小凌鱼金融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下称“小鱼金服”),2015年5月获上市公司报喜鸟(002154.sz)旗下全资子公司浙江报喜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A轮融资,占股比例为10%。据网贷之家排名,口袋理财在上海市网贷平台中排名第八位。 今年2月,口袋理财APP中显示,无论借款期为多长时间,其底层债权标的多为小额、短期借款标的,借款期限均为14天或30天。《投资者网》将上述信息展示给口袋理财相关人士,其回应称,“平台多为90天或180天期的标的,对这一情况不大清楚,需进行核查。”平台方后给出解释,“平台债权均由第三方资产合作方提供,底层资产均为小额的个人消费贷和信贷,债权期限为真实的借款期限。”3月1日,当再次在口袋理财APP中查看投资标的的债权信息时,其底层标的均已更改为180天借款标的。 口袋理财平台上线短期标的被质疑为与现金贷公司合作,但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在行业未规范时期的确曾与现金贷公司有相关合作,但目前均已停止。”

  据口袋理财2017年审计报告中,其合作的资产提供方占比最大的五家公司均为现金贷平台,且目前均已失联。这五家合作方是上海霈钧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大白钱包”)、上海利全信息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下称“现金侠”)、上海亨元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嗨钱网”)、富爵(深圳)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下称“云科贷”)、杭州优土网络科技公司。 《投资者网》分别拨打上述五家官网公示的客服联系方式,均未接通。其中“大白钱包”、“现金侠”、“嗨钱网”的官方客服联系方式已被改作其他公司的联系方式,通过短信消息得知这些公司目前均已不复存在。上述几家公司共同特征是,其最新消息公布的日期均为2018年8月份,此后便了无音讯。 口袋理财相关负责人称,与上述几家公司的合作早已结束,且其在平台中的资产也早已处理完毕。该负责人还称,“口袋理财平台中的标的都是真实标的,即使这些公司跑路,但只要债权真实存在,那么对平台来说影响并不大。” 目前,据平台负责人称口袋理财的资产提供方有十几家,双方合作模式是合作方来承担坏账风险。合作方在存管银行江西银行开设保证金账户,并在其中缴存一定数额,若合作方提供的资产中有坏账则由合作方账户中的金额来平补。因此,就目前为止,口袋理财的逾期率为零、逾期金额为零。

  借款人李女士收到短信通知称,2018年11月3日,其从快牛平台申请的借款由口袋理财的投资人进行出借。但李女士称,其并未在口袋理财或快牛平台进行借款,而是从一家名为“贷上钱”的APP进行了借款。这家“贷上钱”是萍乡市云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小额现金贷APP。 《投资者网》向快牛平台上海淡红金融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快牛金科”)进行信息核实,相关人士回应称,“快牛金科与口袋理财的合作开始日期为2018年7月份,双方合作内容主要是快牛金科为口袋理财的借款人推荐方提供智能获客和风控审核工作,不为口袋理财平台发布的标的进行代偿。”而口袋理财的相关人士则称,平台已与快牛金科停止了合作。 据平台负责人称,口袋理财目前所对接的第三方合作机构均为知名消费金融公司。口袋理财会定期对资产合作方进行数据考核、末尾淘汰的方式,向用户筛选更优质的资产合作机构。资产端的合作方为融360、51信用卡等垂直流量供给方,据业内人士解释称,融360等流量方与快牛金科一样仅提供获客流量,他们与线下的资产供给方不同,与流量方合作对于平台风控能力的要求更高。

  深陷困局?

  在备案合规的大背景下,口袋理财的待收余额连续降低,目前据官网公布的数据,平台借贷余额已降至10.41亿元,几乎快要跌破十亿元大关。据一位上海互金从业者称,“在目前这个大环境下,10亿元以下的平台存活下来或有危险。” 据口袋理财官网所示,2018年5月平台累计成交额突破了315亿元,2017年7月累计成交额突破了250亿元,但截至2019年1月31日,平台累计成交额仅为335亿元。涨幅大大降低,数据也证实了在备案合规背景下平台“不得新增业绩规模”的情况。 据平台负责人称,对于口袋理财来说,不存在线下资金端的问题、资产端实行外包合作的路线也未有触及红线,存量违规业务经过去年的整理已经基本出清完毕,唯一扼住平台发展喉咙的是不得新增业务规模。由于待收规模一降再降,平台只能通过压缩成本以度过寒冬。

  此外,在175号文出台后,行业二八分化明显,待收规模大的平台收到175号文影响较小,而以口袋理财为代表的中小平台在“175号文”出台后,转型之路较为困难。 今年一月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P2P网贷分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发布了“175号文”,175号文称,将坚持以机构退出为主要工作方向,除部分严格合规的在营机构外,其余机构能退尽退,应关尽关。除了在“关”和“退”的基调外,175号文还特别提到,应积极引导部分机构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等。

  据第三方统计,截至2019年1月20日,全国共有300张网络小贷牌照,在目前还在正常运营的网贷平台中,已经通过主体或者关联公司获得网络小贷牌照的仅有22家,占网络小贷牌照的7.3%。由于牌照的稀缺,目前一张小贷牌照的市场价至少在1亿元以上。 业内人士称,从事网络小贷业务不仅有牌照限制同时也有放贷杠杆率的限制,对平台的注册资本金要求很高,中小平台转型并非易事。此外,由于资产端外包,手中没有巨大可掌控的流量和资产,成为助贷机构和导流公司的道路也走不通。 据接近口袋理财的人士称,目前公司仍在积极准备备案,在2018年12月31日前按照监管要求已经提交了行政核查的资料等待备案结果。但待收规模一降再降,新增业务规模始终不得扩大,加之流量成本、运营成本等走高,盈利空间将进一步缩减。“平台是否能够活着等到备案的那一天,不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