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投资人杨宁:区块链好多黑庄,还是朱啸虎

天使投资人杨宁:区块链好多黑庄,还是朱啸虎聪明,我被坑死了

2018-11-07 14:50 来源:投资家 互联网 /手机 /区块链

原标题:天使投资人杨宁:区块链好多黑庄,还是朱啸虎聪明,我被坑死了

来源 | 投资家网

作者 | Steven、三雨

编辑 | 老高

排版 | 小杨

“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虽然在当下,区块链领域还没有走向“miewang”,但确实已经足够疯狂,无数的投资人参与其中,让这个很难能被人看懂的行业,风起云涌,烟花缭绕。

但云总有被吹散的一天,烟花也只是惊艳一瞬间。

最终,还会回到平静与理性。

那个曾经要扬言投出1万倍回报的天使投资人杨宁就是这个领域繁华过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本来不想吃,但是在黑暗的庄家面前,被硬塞到了嘴里,虽然无奈,却投诉无门。

天使投资人杨宁:区块链好多黑庄,还是朱啸虎

图为乐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宁

事情的起因源于,火币在近日发出的一纸公告。

根据火币的公告显示,“因项目方存在实际锁仓的代币数额与白皮书中承诺锁仓的数额严重不符等违反交易所规则的情形,火币全球站决定在11月5日17时30分暂停CDC在火币平台的所有交易及充值服务。”

这个消息一出,让曾经决定大搞消费链CDC的杨宁,被拒在交易所门外,心中的愿景与天下,一招梦碎,也让他为自己投身区块链而感到惋惜与后悔。

在三言财经的采访中,被别人收割的杨宁变得反而更加坦诚,虽然团队都撤了,自己被坑了,但他也看到了区块链的“本质”,他现在终于明白了,朱啸虎不投区块链的原因,他更直言,自己确实没有朱啸虎聪明。

遥想年初时,这位投资人还在宣告All in区块链项目消费链。乃至几个月前,他还在消费链任职常务顾问,常常为公司站台。如今,一年之中竟出现如此变故,着实让人感到意外。

可能也正是因为自己被收割,让他逐渐清醒起来,他开始反思错在哪里。“我发现区块链有很多黑庄,而黑庄最后割的是投资人。小年轻们太厉害了,我还是做传统创业投资吧。”

杨宁的这个事,会给很多还在区块链酣战的投资人带来警示:任何科技刚刚发展起来的时候都会有一个泡沫期,然后很快会有死亡谷,千万不要着急,被焦虑赶着入场!

虽然杨宁这次败了,但听过他故事的人都不太能相信,这样一个在创业路上拥有颇为传奇履历的人,会栽在区块链的跟头上。

必定,他24岁就创立了第一家公司,一年后把公司卖掉;27岁二次创业空中网;29岁带领空中网登陆纳斯达克,成为最年轻的上市公司总裁.......而他的故事还不止如此。

杨宁的人生可以说大起大落,不尽的折腾。

1985年,10岁的杨宁在西安读完小学后随父母移民美国,在美国读接受了中学和大学的教育。这种早年的海归经历,让杨宁与大多数中国早期创业者不同,他在大学时代便诞生了第一个创业的念头。

1993年的一天,在密歇根大学读电机工程的杨宁无意中看到了彼时的“雅虎”网站,而这个网站是两个斯坦福大学的学生用学校的机器自己做出来的一个网站,这大概是杨宁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互联网,他被震撼了,“当时就感觉到,这东西会改变世界。”

创业的激情瞬间点燃杨宁的心火,他看到了PC互联网未来发展的曙光。于是,还未毕业的杨宁,便拉着几个同学一起创立了一个机顶盒的项目,想让每个普通人都能通过电视机上网。但随着微软推出的维纳斯计划,全世界的人都购买PC上网了,机顶盒的用处也不复存在。杨宁的创业项目还没有见到雏形就宣告失败了。

这并没有浇灭杨宁创业的雄心。受到斯坦福疯狂地创业氛围影响,杨宁所在的99级毕业班有五分之一学生都去创业了,只是与同学们想法不一样的是,杨宁打算回国创业。

1999年,大学毕业后的杨宁,与同在斯坦福读书的周云帆、陈一舟一起回国创业,凑够了两万多美元种子基金,在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找了几个技术高手,租了一间破旧的办公室和几台旧的电脑,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创业——ChinaRen。

ChinaRen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烧掉了一亿元人民币。在最疯狂的时候,杨宁曾动辄几百万赞助登山队攀登珠峰,甚至还花费巨额资金在三里屯北街开露天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