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澳门要进一步做好中国开放的窗口与桥梁

  目前,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已经提升到国家战略发展层面,在中国与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甚至与全世界的联系中,扮演关键性的角色。自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规划提出以来,湾区建设已在人才交流培养、金融科技创新、对外经贸合作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发布在即,社会关注度也骤然提升。监管政策在未来5到10年应如何推进粤港澳大湾区的协同合作?深圳作为内地最具活力的科技创新城市将如何承接国际市场的挑战?

  赖特凯根:区块链带来颠覆性技术变革

  中国与美国的竞争中,应选择从0到1还是1到10,即从无到有还是技术诞生后的应用?

  他认为,这并不是选择题,因为市场很大,技术是要支持的,很多人会来硅谷进行学习,他们正在学习很多0到1的技术,把这些技术带回国做1到10。

  他表示,中国已成为一个越来越重要的世界市场及创新中心,是最重要的市场之一。美国CMCP投资公司在孵化下一代独角兽的过程中,希望在中国布局5~7个重要城市市场,打造全球工作的网络。

  在金融科技发展方面,区块链技术及其颠覆性的应用成为了近期非常热门的话题。凯根表示,上世纪70年代,微处理器是一个颠覆性的技术,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90年代,互联网改变了人们信息流动的方法和业务流通的方式;现在,随着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出现,也带来了颠覆性的技术变革。

  “我们很多时候会需要一个新的货币,但是实际上很多地方货币是没有这么强的,对于在这些国家营商的公司来说,它们需要有一个稳定的货币,区块链就是这样一个技术。”他认为,加密货币是否会成为长期货币目前不好判断,但区块链技术发展会越来越重要。

  凯根表示,从全球金融科技的投资来看,去年达到160亿美元,今年第一季度则达到了54亿美元,整个交易量也在不断增加。不同于传统投资方式,首次代币发行(ICO)最早产生于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投资。而业内人士认为,证券代币发行(STO)的方式既可以满足监管,又可以满足发币,是ICO的一个进步。

  去年9月,央行联合中央网信办、工信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以及保监会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表示,发行代币形式包括ICO进行融资的活动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曾创造出一夜暴富神话的ICO,被中国官方正式定性为非法集资。

  凯根表示,目前,中美两国都非常关注ICO,监管也越来越严。“目前美国监管当局想要批准STO,但是会比较小心地推进。”

  陈玮:鼓励合格创投做大做强

  “我们刚刚募完40亿,但是这次我募资用了13个月,是时间最长的一次。” 深圳市东方富海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玮称,PE投资又遇十字路口,虽然行业发展只有20年左右,但几起几浮,发展十分曲折。

  陈玮表示,目前行业在创业投资服务体系建设、募资来源、税收、监管政策等方面均面临很多发展痛点,希望政府在监管方面能够少管一些,多提供一些服务。

  陈玮认为,在去杠杆的背景下,国家战略角度应重新定位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之间的关系,创业投资会起到比较重要的作用;在创业投资服务体系的建设上,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投资担保机构、评估机构以及创业投资、股权投资的二级市场都应成为这个服务体系链条的一部分。

  陈玮还认为,机构LP(有限合伙人)的引领作用是非常重要的。从募资来看,目前行业参与者多为散户、个人LP、民营企业,机构投资人占比较低,只有20%左右。他表示,只有让国家的机构投资者,比如保险、养老金、政府资金、银行这样的钱进入这样的行业,并且占比超40%,行业才会有较好的LP结构。

  “PE行业的税收是大家不愿意提及的痛点”,他认为,行业投资时间长、风险大,资本利得税过高,并不利于行业发展。“应把中国的创业投资,特别是早期项目按高科技企业15%征资本利得税,鼓励大家做长期投资,而非短期投资回报。”同时,把保护资本市场融资功能及流动性当作发展资本市场的首要任务。陈玮认为,投资机构需要的是流动性,而非高市盈率。目前,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已经建立完毕,但是功能还未显现。

  陈玮表示,希望中国创投在技术创新和创业之间搭建一个好的桥梁。“前海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抓手,也许在制度创新上,这里是一个突破口。”